江西快三
發布人: 吳夢琦   发布时间:2022-01-12   浏览次数:


北京大學有一門課,授課教師是政治學者張維爲、經濟學家林毅夫、國際關系專家王緝思、故宮“看門人”單霁翔、新華社總編輯傅華、中央黨校副校長謝春濤、中國駐聯合國副代表戴兵……授課地點在有2000個座位的北京大學百周年紀念講堂,除了出于安保要求的空座,場場爆滿,學生們抽中課程要拼“人品”。


這是一門思政課,還有一個聽上去很嚴肅正統的名字——“形勢與政策”從201510月到201912月,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程美東擔任這門本科生課程的主持人,以“北京高校理論名師大講堂”的形式,延請有理論造詣的黨政領導幹部和有參與政策制定調研、學習經曆的知名專家,來講授黨和國家重大方針政策。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思政課不僅應該在課堂上講,也應該在社會生活中來講。拿著一個文件在那兒宣讀,沒有生命、幹巴巴的,誰都不愛聽,我也不愛聽。”


北大的這門不照本宣科的思政課實實在在地“火”了。




程美東說,這門課能“火”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把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展現在講堂上,讓學生們真實地了解新時代中國的“形勢與政策”。2015年夏季,接到上課“任務”,他就確認了一個出發點:課程必須根據當下大學生的特點來設置。

當下大學生有什麽特點?“最大的特點是他們獲得信息的渠道廣泛而快捷。”程美東說,“和專業課不同,這門課更多講授的是政策的制定與實施,學生與教師獲取信息的渠道幾乎是一致的,雙方可以說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形勢與政策”必須更新授課方式。第一個嘗試,是邀請“外腦”授課。

我們的課永遠在路上。”程美東說,年輕人始終走在時代前沿,而且,“形式與政策”要“解決”的是大學生的思想狀況,“想讓思政課深入學生的大腦、深入學生的實際,絕對不能簡單灌輸,一定要去講解。”

之所以請那麽多校外專家授課,是因爲課程的中心是講黨和國家的政策,政策包含政治、經濟、文化、國防、外交……“沒有哪一個教師能有這個本事,把這些領域的問題全部講清楚。我們請的‘名師’,往往還參與了該領域的政策制定,比一般學者更在一線。”程美東說。

此外,課程還將出版《北京大學理論名家大講堂》系列叢書。目前第一輯已經出版,收錄了張維爲、傅華、單霁翔、林毅夫等8位名師大家的授課錄音整理稿。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爲回憶,他講座的主題是通過國際比較——特別是和西方的比較,把中國崛起和道路自信講清楚。在正式講課前,他特地跟學生們提了個“要求”——一定要互動,“提問越尖銳越好,不要有任何猶豫”。

張維爲認爲,研究中國道路、中國崛起、中國政治制度、中國共産黨等,如果經不起別人質疑,這個研究是沒有水平的,“我們的研究要經得起最挑剔的質疑,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

當時大學的人文社會科學受西方話語的影響還比較大,所以他們的問題也是關于選舉、法治、限制政府權力等。”他記得有一個學生提問:“中國現在這個體制,政府權力太大了,這會不會必然導致腐敗?”張維爲回答:“這個結論現在來看不成立。社會財富爆發性增長的時候,如果監管跟不上,腐敗就會高發。美國、日本、我們的香港都是這樣。最後,香港成立了廉政公署。腐敗問題都是通過彌補短板、建立法制、建立相對獨立運作的反腐機制來解決的。”

張維爲進一步解釋,認爲西方的政治制度可以解決腐敗問題,這沒有經驗層面的證明。以“亞洲四小龍”爲例:我國台灣地區和韓國在初步實現現代化後,采用了美國的政治制度;我國香港和新加坡大致還是原來的制度。最後一比較,誰把腐敗問題治理得更好?當然是我國香港和新加坡。“另外,美國的大量腐敗被合法化了。看一下希拉裏的郵件,捐款多的可以當大使,這在美國都是合法的。當然,這種腐敗合法化的做法只會損害美國自己的利益。”

時隔5年,張維爲說:“今天我們的年輕人比當時自信多了,西方模式特別是美國模式已經走下了神壇。今天的學生大概更要質疑美國選舉怎麽選出那麽低能的領導人?美國法治似乎總是更加有利于富人?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如此之潰敗,是不是與它三權分立的體制有關?”

程美東強調,思政課不能簡單理解爲是馬院教師的工作,“思政課事實上是全員的工作,人人育人、時時育人、處處育人”。

從內容上來講,“形勢與政策”課是一門國情課,課程目標是要讓學生對國家政策有充分的了解,在充分了解的基礎上才有可能認同,在充分認同的基礎上才有可能去自覺地行動,實現全社會的團結一致。”程美東說,要實現這個課程目標,需要的是全員教育、全員參與。“學生對于中國國情有了充分了解基礎上的認同,就會自然而然確立‘四個自信’,就會自覺地跟黨中央保持一致,這門課的目的——思想政治教育,就自然達到了。”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