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王越   发布时间:2021-12-21   浏览次数:


經過2019年的嚴峻考驗,香港迎來曆史上一個重要時刻:因疫情推遲一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將首度在新選舉制度下舉行。


本次選舉和過去有許多不同,最突出的就是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落實全面管治權和愛國者治港這兩條原則得到了貫徹。這也是新選舉制度最核心的改變。


香港回歸以後,在國際形勢不斷變化的背景下,在總體保持穩定和繁榮的同時,也出現了尖銳的問題。許多應該推進的立法和教改、政改不但無法推行,反而在特定內外勢力的推動下造成香港的動蕩和對立。尤其是當特區政府出于大局而做出重大調整之時,“反中亂港”群體仍然不肯罷休,一定要激化矛盾。香港已經處于回歸後新的轉折點。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2021年3月,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通過了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從而爲香港光明的未來奠定了法律基礎。


本次立法會選舉,民衆的代表性更加擴大。這不僅是立法會議席由過去的70席大增至90席,更主要是提名辦法突出選民作用。比如地方選舉,選區從五個擴大到十個,每個選區兩席議員,每個候選人必須得到不少于100名不多于200名市民提名。功能界別,也由過去個人以及團體混合投票改爲全由團體選民投票。候選人也必須先得到所在功能界別不少于10名、不多于20名選民提名。這些改變都突出了選民的作用,從而進一步強化和鞏固香港民衆當家做主的地位。


這種改革,也使得香港回歸後,第一次沒有選區與界別候選人自動當選,是香港民主的一大進步。


這次選舉制度最大的改革是重新設立了選舉委員會界別,選委會也由過去的1200人擴大到1500人,代表性也得到提升。尤其重要的是,它在繼續擁有選舉産生行政長官職能的同時,還被賦予選舉産生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和直接參與提名全部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新職能。這一變化,不僅使新的選舉辦法擴大了民主,還可以從制度和組織上保障愛國者治港、有效化解立法會被小黨控制、“反中亂港”分子介入管治架構以及出現特朗普式政治人物的風險。


此外,根據新方案,香港特區將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未來無論是特首、立法會議員還是選委會委員候選人,都必須經過該委員會的資格審查,對候選人是否符合“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這兩大條件做出判斷,從而確保內外敵對勢力不能染指特區管治權力。


這些制度安排就能和國安法共同發揮堵塞香港現存主權、安全漏洞的作用,使香港擺脫無休止非理性的政治鬥爭,可以把更主要的精力放到經濟民生上。


衆所周知,一個國家或地區要想繁榮穩定,政治穩定是前提條件。而要實現政治穩定,一是社會特別是政治各層面即行政、立法和司法要有基本認同和共識,只有這樣才能做到團結一心,高效應對內外挑戰,否則正常的政治運行規則都會變成政治鬥爭的工具。而要做到這一點,確實必須有一個完善的制度架構,特別是選舉制度。


過去,香港立法會屢屢發生當選議員蔑視、破法《基本法》的行爲,甚至發生當選議員公然拒絕宣誓效忠《基本法》和香港特區、或宣誓時公然辱華、宣獨。特別是2019年香港“修例風波”以來,“反中亂港”勢力和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公然鼓吹“港獨”,通過選舉平台、議事平台或者利用有關公職人員身份,大肆進行“反中亂港”活動,竭力癱瘓立法會運作,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並妄圖通過選舉掌控香港立法會主導權,進而奪取香港管治權。他們之所以能如此,就與不夠完善的選舉制度有關。


二是要能抵禦外部勢力的滲透和幹預。


隨著中國的迅速崛起,香港連接東西方橋梁的角色慢慢發生改變,日益成爲東西方博弈的第一線。美西方爲了遏制中國的發展,妄圖利用香港發揮顔色革命的作用。所以曆次香港發生的重大對立事件,都有美西方的影子。


而在事件發生後,美西方不斷公開放話支持和介入,攻擊特區政府依法處理,爲制造事端的勢力加油打氣。這也是爲什麽即使特區政府作出重大妥協仍然也無法平息的原因。從而使得香港從一個商業社會,市民社會突然轉向激進政治城市。這不僅沖擊了香港的穩定,破壞了香港的法治,還動搖了香港內外資本的信心。


所以從國安法到特區選舉制度改革,都是有效針對這一空前挑戰。


三是在激勵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要惠及民生。


香港雖然只是一個七百多萬人的城市,但貧富差距很大,基尼系數甚至超過0.5。貧富差距過大而且長期持續,是香港回歸後一直想解決而無法得到解決的重大政治、民生問題。這除了香港長期奉行經濟自由主義外,也和香港政制的不足有關。


現在通過新的選舉制度,以及落實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和愛國者治港,這一重大問題終于有了解決的政治條件。


所以,一個重新建立政治共識和政治穩定、一個能夠有效抵禦外部勢力破壞、一個積極化解貧富差距的今日香港,必然迎來發展的新高潮。這個結論並不是一個理論推導,而是有實踐證明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迅速實現了國家安全立法,民衆也分享到了經濟發展成果。澳門剛回歸時不僅社會動蕩,人均GDP也只有1.6萬美元,遠遠落後于香港。回歸二十年人均GDP就突破了8萬美元,名列世界第二,不僅把香港甩到身後,甚至超過美國。


所以經曆過風雨之後,站立在大治曆史新起點,出現在世界的將是一個更民主也更有序、更繁榮也更平等,更自由也更穩定,更有活力也更和諧的新香港。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