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吳夢琦   发布时间:2021-12-03   浏览次数:


視頻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r4y1r7B8?spm_id_from=333.999.0.0


上次談到鄧小平會見津巴布韋總理穆加貝時從第一個五年計劃、社會主義改造的成功,以及大躍進的失誤和反右擴大化問題。讓我繼續和大家分享那次談話。


鄧小平接著對穆加貝說,“一九六五年,又提出了黨內有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以後就搞了文化大革命,走到了左的極端,極左思潮泛濫。”鄧小平講“極端”和“泛濫”這兩個詞時的語氣很重,還用右手食指在空中點一下,以示強調。


我後來注意到這是鄧的一個習慣性手勢,要強調一個論點的時候,他總是用食指這樣重重地點一下。鄧小平1992年南巡講話時擲地有聲地說:“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用的也是這個手勢。


說完這段話,鄧停了一下,看著我,等我翻譯。然後說“文化大革命,實際上,從一九六五年就開始了,一九六六年正式宣布。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搞了整整十年”。


鄧小平把“整整十年”四個字拖得很長,給人一種痛心之感。鄧後來又多次說過曆史給中國的機會不多,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文革的十年,加上之前犯下的操之過急的錯誤,中國被耽誤的時間太多了,鄧小平心疼。鄧小平接著說,文革期間,“黨內的骨幹,差不多都被打倒了,這場革命的對象,就是這些老幹部”。

最新出版的《中國共産黨簡史》對于文革是這樣描述的:文化大革命持續十年,使黨、國家和各族人民遭到新中國成立以來時間最長、範圍最廣、損失最大的挫折。黨的組織和國家政權受到極大削弱,大批幹部和群衆遭受殘酷迫害,民主和法治被肆意踐踏,全國陷入嚴重的政治危機和社會危機。

講完這段話,鄧小平把余下的煙在煙缸裏掐滅,帶著一點自嘲,對穆加貝說,“吸煙這個習慣不好,但我這個本性難改”。這也使談話的氣氛輕松了一下。穆加貝微微一笑,聳了一下肩,表示不介意鄧小平繼續吸煙。

鄧小平接著就開始談另一個話題:防“右”的問題。這無疑也是鄧小平治國理念的一個極爲重要的組成部分。

鄧小平對穆加貝說,我們在反左的同時,也提出了“要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鄧小平主動地提到了一九八一年他和穆加貝那次不算十分愉快的會見,說:“我們一九八一年見面時談過四個堅持,就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雖然鄧小平已經八十一歲,但講這四項原則時,他是一氣呵成的。這首先說明他的記憶力仍很強。一九八七年我再次爲他見穆加貝做翻譯時,他也講了這四項原則,但那次他是說一項,等我翻譯完,再說下一項,而且中間還有不少“這個,這個”。穆加貝後來還問我,中文中“這個,這個”是什麽意思。

我同時也感到這四項原則絕不是他隨便說說而已的東西,而是老人反複琢磨過的東西。

鄧小平認爲,在中國的國情下,其任何一項的動搖都會給中國帶來動亂。

回頭看,鄧小平的治國理念也許可以歸結爲保持一種基本態勢:既反左,也反右,走一條比較穩健的中間路線,確保中國不再走極端,不再走任何激進的路線,從而使中國能夠在一個穩定有序的政治環境中,致力于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

鄧小平接著說,“如果不堅持這四項基本原則,糾正極左就會變成糾正馬列主義,糾正社會主義”。說了這番話,鄧小平又點燃了一支煙,會場有幾秒鍾的停頓。

鄧小平顯然是用當時的主流政治話語來解釋在西方資本主義包圍的汪洋大海中,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

大家知道,西方主流的觀點一直是:只有采用以一人一票普选制为基础的多党制,政权才有合法性,才有现代化可言。

而鄧小平則認爲,這條路對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的大國是走不通的,一走就會天下大亂,一個充滿希望的中國可能會在頃刻之間四分五裂,分崩離析。

中國的發展需要一個強勢政府,一個以實現現代化爲己任的政黨,並用這樣一個政黨保持政治穩定、推動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

鄧小平在另外一個場合曾這樣解釋:在中國,沒有這四條原則,就會形成親西方的自由化思潮,而“自由化思潮一發展,我們的事業就會被沖垮”。

鄧小平說:堅持四項原則只是爲了“一個目標,就是要有一個安定的政治環境,沒有一個安定的政治環境,那就一切都談不上。治理國家,這是一個大道理,要管許多小道理。那些小道理或許有道理,但是沒有這個大道理就不行”。

鄧小平是強勢立論,在涉及國家前途和命運的重大問題上,他認定的理,寸步不讓。

但在我的記憶中,一直到80年代,邓小平的这种觀點在中国的民间,特别是知识界都不是主流。经历过数十年无休止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带来的精神创伤,广大知识界真诚盼望大规模的政治体制改革。

八十年代末,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高舉“新思維”和政治改革壓倒一切的大旗,一時引來許多中國人的羨慕和贊揚。它實際上也把社會主義國家改革的兩種道路選擇,放在了國人眼前。

但曆史的發展往往就是這樣吊詭:戈爾巴喬夫的激進政治改革沒有産生他所預想的結果,而是導致了蘇聯迅速解體和經濟全面崩潰,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人民多年的儲蓄隨著發瘋似的通貨膨脹化爲烏有,男性人均壽命一度降到了60歲以下。

盡管戈爾巴喬夫本人至今仍在西方受到推崇,但他在自己人民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1996年他曾參選俄羅斯總統競選,得票率竟不到百分之一。

鄧小平防右的思想,既有不變的原則性,又有與時俱進的考量。鄧在許多不同的場合談過這個問題。

鄧小平講堅持黨的領導,但也提出要大力改善黨的領導。他講堅持馬克思列甯主義,但反複強調馬列的本質就是實事求是,也就是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來研究和解決問題。

至于社會主義,鄧小平賦予這個概念以全新的內容,實踐已經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個總體上非常成功的制度安排。

至于人民民主專政,鄧小平從來沒有動搖過,對內這是爲了防止西方勢力主導的顔色革命,對外則是確保強大的國防力量,確保能夠對美國這樣的霸權主義國家說No

回望過去數十年,這四項基本原則確實有效保障了中國整個國家的迅速崛起。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