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吳夢琦   发布时间:2021-11-08   浏览次数:


孟晚舟事件暴露出美國虛僞和霸道,說好的公正自由呢?說好的民主人權呢?對于國人來說,還有比這更好的思想啓蒙嗎?”


美國的長臂管轄,從政治上就是霸權主義,法律上就是把國內法淩駕于國際法之上,把美國利益淩駕于其他國家利益之上。”


在東方衛視111日播出的《這就是中國》第119期中,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爲教授和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特邀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金燦榮教授,通過孟晚舟一案,解讀中美關系的變化。


張維爲演講


孟晚舟女士被加拿大非法拘留將近三年,現在終于回到了祖國,我們爲她高興,爲華爲高興,爲我們的祖國高興,因爲我們做到了其他國家做不到的事情。我們也爲我們的節目高興,因爲我們《這就是中國》第一期錄制時間正好是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拘留後不久的20181220日,這一事件立刻成爲我們討論的一個焦點話題。


回頭看我們當時所做的判斷應該還是准確的,第一期節目的播出時間是201917日,當時我是這樣說的,我說今年我們將迎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在人類曆史長河中只是彈指一揮間,但是中國大地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華爲的崛起就是中國崛起的一個縮影。華爲在世界競爭最激烈的5G領域、在核心技術領域、在確立中國標准方面已經趕上了我們的對手,甚至在不少方面超越了對手。這使我們的對手害怕了,所以他們采取了下三濫的綁票手段,但這不僅不能阻止華爲的崛起,更不可能阻止中國的崛起,只會進一步加速中國全方位的崛起。

這麽一件壞事某種意義上也可能變成好事,回顧過去20多年——1993年的“銀河號事件”,1999年的“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事件”,2001年的“南海撞機事件”,2008年的“奧運火炬傳遞事件”,還有2018年的“綁架華爲高管孟晚舟事件”,喚醒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成了對中國人了解一個真實的西方和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最好教材,成了我們民族全面複興的一個成人禮。

這麽多年來,我們很多人、特別是知識界的一些人表現的十分幼稚,總覺得還有一個無比美好的彼岸世界,也就是西方,特別是美國。結果發現這個彼岸世界是虛構出來的,一個孟晚舟事件暴露出太多的美國虛僞和霸道,說好的公正自由呢?說好的司法獨立呢?說好的市場經濟、公平競爭、自由貿易呢?說好的契約精神呢?說好的民主人權呢?統統泡湯了。對于國人來說,還有比這更好的思想啓蒙嗎?對于青年學子來說,還有更好的思政課嗎?好在中國已經崛起,知道怎麽對付流氓。相信在中國人民強大的壓力面前,這個事件最終會得到解決。就像風雨後的彩虹,華爲會變得更加的燦爛,中國會更快地走到世界政治和經濟舞台的中央。


我自己今天重複這一番敘述還是很有感觸的,我們當時的判斷是有爭議的,但現在看來是准確的,我們把這個事件定性爲美國采用下三濫手段的綁票行爲,但是面對已經崛起的中國,面對有眼光、有勇氣、有智慧的中國領導人,面對全體中國人民的強大的壓力,這個事件將得到解決。“月是故鄉明,心安是歸處”,孟晚舟終于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這使我想起去年1125日,我與加拿大芒克論壇主持人魯德亞德.格裏福茨的對話,對話後接受全球聽衆的直接提問,其中有一個加拿大聽衆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他說:隨著孟晚舟被拘捕,加拿大與中國的關系日益緊張,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以間諜罪被起訴,對于加拿大,還有夾在美中兩個大國之間的許多中小國家,您建議他們應該怎麽做呢?

我說:美國的做法是迫使許多國家,特別是中小國家選邊站,要麽選美國,要麽選中國,要麽與美國在一起,要麽就是美國的敵人,但這不是中國人的想法和做法,中國人認爲每個國家都可以成爲朋友,即使現在不是,以後也可以成爲朋友,這種態度根植于中國的偉大的文化傳統。

但有點可惜,加拿大過去在中國的聲譽還不錯,在所有西方國家中,加拿大與中國保持了近50年總體還不錯的雙邊關系,但這起拘留華爲高管孟晚舟的事件寒了很多中國人的心,大家對加拿大的做法感到憤慨,我認爲加拿大應該有點勇氣,就像做人要有底線和原則,而不是甘願當美國的幫凶。即使在法律層面,以我對這個案件的了解,加拿大涉及引渡的法律中有一個叫“雙重犯罪”的原則,即引渡案件本身既是違反美國的法律,同時也違反加拿大的法律,我想這無疑是美國扼殺華爲、扼殺中國技術發展的一個政治圖謀。

我說,加拿大的一些政治人物,像前總理克雷蒂安以及知識界的知名人士等等都站出來呼籲加拿大釋放孟晚舟,而且回頭看,加拿大政府本來有很大的空間,運用自己的外交智慧找到一種既可以與中國保持良好關系,也不至于得罪美國的辦法。即使在特朗普執政的時候也有回旋余地,實際上其他不少國家都找到了這種方法,爲什麽比加拿大小的國家都能做到,而加拿大做不到呢?我認爲加拿大通過努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大家可能記得,法國阿爾斯通公司的前高管弗雷德裏克·皮耶魯齊也曾經有過類似孟晚舟的經曆,不同的是,他在美國坐了牢,阿爾斯通公司的電力業務被迫被美國企業收購,所以他後來寫了《美國陷阱》這本暢銷書,揭露了美國如何采用長臂管轄的方法無情打擊美國的商業競爭對手阿爾斯通公司。一些外國記者後來采訪華爲創始人任正非的時候發現,他的辦公桌上也放著這本書。

不久前央視主持人就孟晚舟歸來一事采訪了皮耶魯齊,他坦率地說,我沒有孟晚舟女士那麽幸運,我的公司並沒有向我提供那麽強大的支持,我的祖國也沒有給我提供強大的支持。因此,在幾個月的監禁之後,我真的感到非常孤獨,如果我想避免在美國的牢獄中度過接下來的15年,那麽我就必須做出後來的選擇,就是認錯。

皮耶魯齊談到,他從孟晚舟事件中觀察到,整個華爲公司從頭到尾都在支持孟晚舟,同時中國整個外交系統也在爲此付出巨大的努力。他說,在我看來,這標志著中國的一個巨大勝利,因爲這確實是第一次一個國家的意志成功回擊了美國這種長臂管轄。


皮耶魯齊講的是對的,不僅他的祖國法國對美國的欲加之罪無能爲力,還有其他國家的經曆,比如在阿爾斯通案件出現之前,還有日本的和德國的淒慘經曆。19875月,日本東芝電器的兩位高管被美國抓捕,後來日本首相不得不親自向美國道歉,東芝電器甚至不得不買下美國50多家主流媒體的版面,發布整版的謝罪聲明,東芝的許多市場也被美國企業占領。之後再發生美國抓捕德國大衆汽車公司高管施密特,並向另外5個高管發出逮捕令,後來大衆也不得不向美國支付147億美元的和解金,召回50多萬輛汽車。

今天,美國的長臂管轄在中國人民的面前第一次失敗了,這個第一次具有裏程碑的意義。我們節目已經多次分析美國一路走衰的狀況和原因,去年新冠疫情暴發後,反複指出,這場新冠疫情將改變世界格局,在應對這場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方面,中國和美國表現出巨大的能力差別,背後是中美兩國制度的優勢和防控能力是不對稱的,中國具有明顯的優勢,甚至壓倒性的優勢,美國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中國的幫助。這是中美力量對比的一個巨大的變化,這種情況在越來越多的領域已經發生或正在發生。我們多次指出,有了這樣一個戰略判斷,可以對美國的反華勢力進行堅定地回擊,該出手時一定要出手,直至他們恢複理性,中美關系最新的一些發展證明了這一點。

從安克雷奇的正面交鋒,到天津會晤的中方確定的“三條底線”“兩個清單”,到美國貿易代表戴琪不久前表示需要中美經濟再挂鈎,再到最近楊潔篪主任與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的蘇黎世會晤,中美關系的氛圍開始出現一些變化。美國人不再當著中國人的面說我們要從實力地位出發和你們講話,過去是用對抗、競爭、合作三個詞形容中美關系,這次蘇黎世會晤他只說了競爭、合作,但我方繼續堅持不能用競爭來定位中美關系。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說,中美關系當中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刺,我們需要美方采取切實行動,讓這兩個清單最後都能清零。

我们这个节目一直坚持的觀點,美国这样信奉霸权的国家,它的特点是承认实力,我们一定要展示实力,唯有通过交锋才能实现更好的交流。围绕孟晚舟事件的交锋以及产生的积极结果,就是一个证明。孟晚舟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但我认为,美国围绕华为,以及对中国高科技行业的打压不会停止,美国对中国的打压、遏制和围堵也不会停止,美国和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污蔑也不会停止。所以我们务必保持定力,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反华行径要进行坚决的斗争,该迎头痛击就迎头痛击,该斗智斗勇的就斗智斗勇,战略上我们要发自内心的藐视我们的对手,战术上还是基于必要的重视,我想胜利一定属于伟大的中国人民。

好,我就說這些,謝謝大家!


金燦榮演講


谢谢《这就是中国》节目组再给我这个机会到这里来,刚才维为教授已经非常全面地评估了孟晚舟归国事件,我完全赞成,我下面就补充几个觀點。

第一,就是孟晚舟順利回國,是咱們中國外交的一個勝利,是最近中美博弈當中中國的一個收獲,也是美國長臂管轄政策的一次失敗。當然我知道網上還有一些“公知”,還有海外的一些高等華人,很酸,他們看不得中國任何勝利,然後就抹黑,說孟晚舟沒認罪,她認了錯,挑一些鬼話。坦率講,就是號稱“江湖老大”的人,一腳踢出去踢到鐵板了,疼的不得了,它跟世界講我不疼,這很可笑。這就是我們的一個勝利,我們中國人可以爲之自豪。

第二,孟晚舟事件就是美國單方面人爲制造的一個事件,性質很惡劣。本質就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我看我們還有一些書呆子——書呆子跟“公知”還不太一樣,摳法律條文,這就上了美國的當了,它不是個法律事件,它就是個政治事件。特朗普總統有一次公開對記者講,說如果中國在貿易政策上配合我們,我是可以幹預這個問題的,那是什麽法律事件?

第三,我的理解是當時美國2018年底在加拿大抓孟晚舟,其实就是为了贸易战占上风,我现在有一个觀點,我们过去三年一直都说中美贸易战,这个不准确,应该叫美国对华贸易战。是不是美国单方发起的?不是我们挑起的吧?所以比较准确地讲,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程序上讲,就是2018322日,特朗普總統單方面簽了一個總統令,挑起了貿易戰,當時打了半年多,中國沒有屈服,我們是對等出牌的,所以他下不了台,于是就要采取一些貿易戰以外的手段。這事兒是誰講的呢?博爾頓,時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他公開講這事是我推動的,我沒有告訴總統,不過我覺得這個肯定是告訴了的,只是爲了政治上的方便,留一條出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公開承認抓孟晚舟是爲了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施壓,那就很明顯了,如果你還說它是法律事件,那是自欺欺人。


這裏我再補充一點,就是美國的長臂管轄政策從根本上講是錯的,從政治上、從法律上也是錯的。政治上就是霸權主義,它的心態就是頤指氣使,把美國利益淩駕于其他國家利益之上;法律上就是把國內法淩駕于國際法之上。通常國際慣例是它國公民觸犯我的法律,除非他在你這裏犯了刑事犯罪,你把他抓住,否則如果是一般的法律,他要是在國外,你是沒有權力去抓他的,你只能把證據給相關國家,特別是給犯法者的所在國,由它來處理。

但美國不是如此,美國只要認爲你觸犯了它國內的法律,不管那個法律的合法性多大——因爲法律本身有合法性問題,只要觸犯我的法律,我都可以在第三方抓你,這是很特殊的一個外交事件,別的國家沒有的。而且現在還有一個泛化的趨勢,就是冷戰的時候他們處理一些問題或多或少還是有點證據,比如我們經常講的東芝案件,東芝公司是有一點問題的,當時東芝爲了利潤,就賣了比較好的機床給蘇聯,使得蘇聯的潛艇噪音下降,對美蘇戰略競爭是很不利的,所以它有一點證據。但是現在的證據越來越弱,冷戰以後他們提出一個理論,就是“最低相關性原則”,只要你涉事雙方涉及到我的一些微妙聯系,我都可以抓你。比如說大通公司和中東、非洲有些交易,美國人認爲他觸犯了美國的《海外反腐敗法》,但是人家確實沒有在美國做這個交易,是在非洲、在中東做的,美國人不管,你們倆用的郵件是我的,那就跟我有關,這就有點流氓了。

現在美國開始用這個東西對付我們,就是手段很下作,竟然真用國家力量綁架中國人質,孟晚舟事件就是一個國家綁架行爲。它采取這種手段對我們,確實說明美國戰略界對我們的敵意很重,尤其是特朗普當局確實跟你急了,什麽手段都用。怎麽做得像個小流氓一樣,我都爲美國人感到害臊。

中國的應對是非常成功的。首先是孟晚舟女士很堅強,三年來一直很堅強,沒有認罪,這就很好。華爲公司也很堅強,很團結,在發展,沒有被美國打趴下。當然孟晚舟女士能夠成功歸國,最關鍵還是體現了國家意志。剛才張老師講了,外交系統大量的力量投入,強大的國家幹預,這是她能夠成功歸國的關鍵之一。這也是皮魯耶齊很羨慕的地方,因爲他是孤軍奮戰,公司、國家都幫不了他,只好妥協了。但在孟晚舟後面有強大的國家,華爲後面有強大的國家。

這背後是強大的綜合國力支撐,雖然法國在西方也號稱強國,但面對西方的超級大國美國,力量還是不夠。而咱們國家扛住了了美國的壓力,貿易戰打了三年半,我記得貿易戰剛開始時,好像張老師是唯一比較知性的,大部分中國學者都很悲觀。他們當時好像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立場不對,美國人挑起的貿易戰,他不罵美國,罵中國,要我們反思。第二個,全部預測錯了,說貿易戰必輸無疑,但是現在結果大家看到了,貿易戰我們肯定贏了,包括USTR(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代表戴琪女士前幾天在CSIS(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講話,要跟我們再挂鈎,而且要跟我們持久共存,這都是無奈的表現,就是它打你打得血壓都高了,我還活著呢,這就是中國的國力。

另外除了外交幹預、中國強大的國力之外,還有民間給予的壓力,我覺得這次咱們老百姓也都是出了力的。我記得《環球時報》搞網上聯署,很短時間超過2500萬人,這反映了民間對這個問題的關注。所以綜合來講,咱們國家這一次應對是好的,孟晚舟女士本身的表現值得點贊,華爲公司值得點贊,民間參與者值得點贊,政府工作做的很到位,就有了現在這樣令人欣喜的結果。

當然,這件事雖然告一段落,但美國的長臂管轄還在。就在釋放孟晚舟女士的當天,他們把俄國天然氣公司的財務總管給抓了,這邊放了一個,這邊抓一個。美國的霸權主義心態還在,對中國只是現在有點無奈,並不是真心接受我們,所以我覺得中美關系困難還是挺大的。我們應對之道就好好發展自己,綜合國力上來了,手段多了,美國最終不得不接受我們的崛起。美國一定要把我們當對手,要在我們崛起當中制造障礙,回避不了怎麽辦?面對它,做好自己,我們追求的是一個更好的中國,比中國現狀做得更好就是在進步。我們通過進步,通過中國國力的發展,最終能夠克服美國的挑戰,能夠應對美國的壓力。謝謝大家!


圓桌討論


主持人:謝謝兩位嘉賓剛剛給出的演講,我們從第一期《這就是中國》一直到現在,很多期節目當中都提到過孟晚舟事件,1028天之後,我們再來回顧這個事件,大家可能會有這樣一個感受,美國用長臂管轄、霸權主義的那套辦法,去應對挑戰。很多老百姓說這個太不公平了。

張維爲:我倒覺得這種應對對我們是一個鍛煉。之所以美國最後會釋放孟晚舟,就是它感到再這樣做的話,對它的整體利益已經不利了,受到很多的損害。它現在是太需要中國幫忙了,但就因爲這個事情卡在這兒不行,而且現在它放了孟晚舟,其實代價也很大。

金燦榮:对,我跟维为教授共同有一个朋友,他有一个觀點我非常赞成,孟晚舟女士回国当天他评价说,这个事件最大的价值就是教育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要是形成了共识,那是无敌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力量。

當然你也講的對,美國畢竟是世界霸主。我記得梁啓超先生就講過,近代世界史的特點就是西方橫霸天下,這是事實;美國又是西方力量的集大成,所以它是有優勢的。恰恰因爲這幾百年都是西方主導,優勢很明顯,在這個背景下中國能夠崛起,尤爲顯得不容易。在中國崛起以前,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算是擠進了西方俱樂部,但在裏面也是邊緣化的,他們沒有從根本上挑戰西方。而且西方可以說日本和亞洲四小龍原來都是中國文化圈,跟中國混的不行了,跟我混的好,它可以反過來用這個例子論證自己的制度、文化優越,但中國崛起確實是從根本上、在各個方面、不僅是物理還是心理上都是打破了它的壟斷。這就是爲什麽它的長臂管轄,第一次踢在鐵腳板子了,它自己疼得不得了。

張維爲:金老師前面講的第一點特別重要,實際上是中國人凝聚起來了,你看她回來那一路多少人關注,上億是吧?

金燦榮:央視直播點贊4.5億。

張維爲:你就可以想像,它是凝聚中國民心的一個過程,雖然我們花了很多資源、很多精力,但說句老實話,中國人自己團結起來,我們什麽都不害怕,真那麽回事情,所以我覺得這個作用是總體上非常積極的。


主持人:剛才金老師在演講當中也說這徹頭徹尾就是一個政治事件,但是披上了法律的外衣,我們也在運用西方法律體系來跟你做一個對打,這也是對我們啓發很大的。

張維爲:基本上幾個層面做的事情,國家的力量、外交的力量,這是國家層面的。華爲公司本身是充分利用法律的力量,這非常重要,用好的律師團隊,該打的官司要打,哪怕程序性的,哪怕是時間延長,都是有好處的。最後,政治上、法律上都贏了。

金燦榮:美國人自己也承認,對不同的人,窮人、富人,法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反正很長時間還是很有蒙蔽性,既然它號稱法治,咱還得陪它玩兒一段時間,我們也要繼續補課。

張維爲:但是像這種事件的定性,我們千萬不能天真,一定要看到它的政治特性,這個國家的性質開始改變,我們把它定義爲流氓行爲,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定性。它是綁架人質,所以我們說我們知道怎麽對付流氓。我們都是參加高考,一屆一屆學來的,都覺得這個世界是講規則的,講法律的,是法治的,有理不在聲高,實際上他們不太了解西方文化的深處有一些非常惡劣的東西。中國人與人爲善在我們的文化基因中的,西方文化坦率地說是與人爲惡,它就是這樣推斷你的,所以我們想都想不到的,他們會想到。這次新冠疫情對中國的汙蔑、對新疆的汙蔑,都是他們自己做過的事情,它以己推人。所以我老是說,我們一開始就把它定性,我們知道怎麽對付流氓,有些東西知道它是法律遊戲,大家一起來做;有些東西是法律之外的,是政治問題,我們要非常清楚,否則要犯大錯。

主持人:兩位在演講中都特別說到了皮耶魯齊,他是被美國人生生地關了五年,最後才出來,最後阿爾斯通還被肢解,一部分核心業務是被美國的通用公司給收購了。日本網友也留言說當年要是在經濟問題上美國在打壓日本的時候,我們也能勇于的說不,會怎樣?所以,它會在給其他國家帶來一些什麽啓發嗎?就是跟西方的這些大國如何打交道,會有啓示嗎?

張維爲:我们在这儿讨论过,一个国家完整的独立性多么重要,日本是没有完整独立性的,美国在那儿驻了大量的军队、基地,法国独立性也不是十分完整的,包括北约受到美国的限制等等。中国是完整的政治独立、国防独立、科技独立,这种独立性使我们可以做出自己的决策,这非常之重要。我们这个节目也讲过的,新冠疫情暴发后世界将以更快的速度向中国倾斜,这也是我们提的觀點,这个正在出现,真是这样的。美国的队伍不好带了,想围剿中国越来越难。

金燦榮:孟晚舟事件肯定對美國是個挫折,對別的國家應該有點激勵作用,關鍵就是張老師剛才講的獨立性。獨立性特別寶貴,你沒有獨立性,事事被別人操縱,那你的發展前提就有問題,人家施舍你,你有點發展,一旦人家要制約你,就易如反掌。獨立性,現在中國做的不錯,所以要感謝我們第一代領導人打下來的這個江山,這個體制,這個能力。


問答環節


提問一:主持人好,兩位教授好,我叫盧豔華,我是居民區的一個黨總支書記。我今天的問題是這樣的,今年中美在天津會晤時中方拿出一份糾錯清單,孟晚舟女士撤銷引渡就在其中一項,現在孟晚舟女士已經順利回國了,對于其他一些項目有什麽更好進展?

張維爲: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明確說了,希望美國把這個清單清零。這裏邊相當一部分是特朗普時期胡作非爲,這些錯誤你要糾正,否則兩國關系沒法正常發展,比方說共産黨員以及親屬不給簽證,比方說中國在那兒的媒體都是外國代理人,這些東西應該清零,恐怕美國建制派內的很多人自己也不會同意,他們也知道跟中國接觸不能這樣打交道。但是它現在已經變成總統的命令,或是行政手段,或是法律,那麽就要有一個過程。我們提出來了。在這個過程中,你做出更多的讓步,我們也可以有一點點松動,這是一個進行時。

金燦榮:中國首先能夠提出來“三個底線”“兩個清單”,美國人很震撼,沒有國家跟美國這麽說話的。天津會晤以後,中國駐美使館的政務處有個部門是專門向美國抗議的,它一年要抗議一千多次,一天三次,挺辛苦的。所以這些要求其實美國人知道的,主要就是我們這個態度,他們非常震撼,現在也開始思考。

但要完全達到這個目的,估計需要一點時間,就像毛主席講的,美國人挺驕傲的,它辦不到的事才來認錯,但凡它有能力,肯定是欺負你的,對此不能有幻想。我的直覺是孟晚舟事件也牽涉到國人的感情,美國人也算過,這玩意它沒什麽成本——當然我們剛才分析其實是有成本的,信譽成本,但看來還比較方便,所以它就做了。它下一步大概要從中國拿到一點東西,比如說貿易戰,但貿易戰現在其實是它有求于我們,美國通貨膨脹壓力很大,這很危險的,養老金、醫保都是固定支,它快要入不敷出了,所以是有求于我們趕緊結束貿易戰。它現在的想法大概是先做一點換一點,這還需要一點時間,所以我們還得鬥爭一段時間吧。

主持人:其實一些朋友們也比較關心這點,認爲美國明擺著希望我們能夠消解一點它的通脹壓力,如果最後通過談判、施壓,一部分壓力轉嫁到我們這兒了,會這樣嗎?

張維爲:不,我覺得是首先美國現在真的非常困難,有求于我們,也就是我講的形勢出現了對中國非常有利的局面,我們在一個非常主動的局面,而且只有中國這樣的規模幫助它才有意義,其他的小國家幫助它都沒有意義,包括日本幫不了多少忙。

但是,你讓步到什麽地方,我們再做出相對比較積極的反應,我想這是中央來決策的,要從全局來考慮。有一點是肯定的,一定不能讓你再像過去那樣爲所欲爲。2008年金融危機,我們幫助過你們,當時後來你們怎麽表現的,我們是記在心裏的。我老講,要給美國立規矩,如果你要實際性幫助,你必須有實質性的突破,包括在南海問題、在台灣問題等等其他問題上。

金燦榮:應該這麽說,它現在還是有往外轉嫁的能力,我估計像印度、越南都擋不住,日本、歐洲也是如此,可能唯一能擋住的就是中國。反正它要繼續發貨幣,讓別的國家買單,只不過中國是可以避免的,但別的國家會更倒黴。

張維爲:美國現在還遇到很大的供應鏈問題,港口的積壓,很多搬運工人由于生病或由于補貼等原因不願意工作,所以國內供應嚴重短缺。歐洲、英國也面臨這個問題。還有船上的很多船員,有時候因爲到各個地方都不受歡迎,一年就在船上。我還看到CNN的報道,聖誕節甚至到明年一二月份,很多超市的供應鏈,比如一些普通産品、甚至連肯德基的雞腿等等都沒有了,這是過去西方國家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況,但都出現了,他們更加需要中國的幫助。一般性的人道主義援助,包括疾病防控等等,我們都可以做的,但是國與國之間的這種大規模合作,一定要有良好的政治關系,否則是不行的。


提問二:兩位老師好,主持人好。我來自上海電氣集團,我叫王冰。不久前在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來勢力不容幹涉。另外日本的新首相岸田文雄在首次施政演講中也提到了中日關系。台灣問題對中日關系和中美關系會有什麽影響?謝謝。

張維爲:關于中日關系,習主席和岸田通了電話,內容還是蠻豐富的,要日本恪守中日關系的四個政治文件,特別是注意涉及曆史的、涉及台灣的問題。

總體上不能對他過分樂觀,但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他,特別明確地告訴他、至少民間可以告訴他,上美國這個賊船、跟美國一起聯合反華就是沒有希望的,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日本人應該知道這一點,采取行動時更加謹慎一點。總書記在辛亥革命11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毫無疑問說明現在把祖國統一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我們也希望能夠看到祖國統一這一天。

金燦榮:我的理解是,從習主席在辛亥革命110周年的講話來看,台灣問題的解決提上了議程,這是個信號。習主席用的詞叫“祖國的完全統一”,跟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直接挂鈎,從時機和氣氛上講,我覺得台灣問題應該是提上議程了。正因如此,我覺得現在西方的反應也有一定激烈化的程度。

美國方面現在反應挺複雜,像拜登前幾天說我跟習主席通話的時候講了,我們都遵守台灣問題的承諾,我不變你也不變啊,這是一種態度。還有一種態度是美國右翼,在楊潔篪主任跟沙利文在日內瓦談了六個小時之後,他們就出來透露消息說有24個美國陸戰隊的特種兵在訓練台灣士兵,其實就是給你添亂。從軍事上講,它訓練他們搞巷戰,就意味著美國不管你們了,它要管你就不會讓解放軍登陸了,都巷戰了,就是讓你們去拼命流盡最後一滴血,那不把你們賣了嗎?

所以,美國挺複雜的,應該說拜登當局現在有真誠的願望,要把中美關系穩定下來,但能不能做到,現在不好說。最近美國海軍部長講我們主要的任務就是防止解放軍解放台灣,但是也有一個前提,我絕對不跟解放軍打仗。這是不是有點矛盾?台灣對美國是個重要利益,涉及到它的全球地位,特別是亞太的戰略態勢等等。但對于日本,是致命的,因爲日本大概90%多的物資靠外來,自給率很低,物資中的80%要經過台灣海峽,所以基本上日本會表態關心台灣問題,但我覺得它能力很有限,主要外部因素還是美國。美國現在態度越來越明顯,我們越來越堅定,美國就越來越往後,它就是欺軟怕硬的。

張維爲:我們看到公開的報道就是美國方面做了至少10多次兵棋推演,就是過去10來年中,如果在台海發生沖突、美軍介入,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對抗的話,結果是一樣的,美國都將輸掉。

金燦榮:軍事專家普遍的看法是,如果真發生沖突,第一島鏈是守不住的,以我軍現在的實力很快可以摧毀第一島鏈,所以這時候它有兩個辦法,第一鼓勵日本、韓國這幫兄弟給我頂住,台灣多買點東西,給我頂住;第二,其實就是在後撤,它在鼓動澳大利亞加強軍備。但好像也有專家算過,來不及了。以美國現在的造船能力,最快的時間第一條核潛艇能給到澳大利亞是2040年,差不多離現在20年。到那時候時勢肯定已經變化了,所以還挺可笑的。


提問三:老師好,我叫王萬全,是通訊專業的一名大三學生。我的問題是美國此前也用類似手段打壓過阿爾斯通,成功促成了通用的收購,請問華爲的處境與當年的阿爾斯通有什麽區別,美國的打壓對華爲造成了什麽影響?謝謝。

張維爲:我自己是一直看好華爲的,我們節目多次討論過,自美國制裁以來,對華爲采取這麽全面的制裁,曆史上也不多的。毫無疑問華爲的手機業務是下去了,但其他方面,如鴻蒙系統、新的生態系統,無人駕駛汽車操作系統等等,總體業務還是在往上走的,包括華爲在上海青浦投資建了很大的一個基地,所以華爲遇到了困難,但沒有被打倒,還在蓬勃成長,這非常重要的。相反你看美國,美國半導體協會還在跟中國談,協會與協會,企業與企業之間的,他們說如果真的全部執行芯片制裁,美國自己形成新的産業鏈,成本要增加35%-65%,美國消費者付不起。現在汽車供應鏈等等出現危機,跟美國這個做法有關系的。因爲芯片生産是很長的一個産業鏈,這樣一來導致汽車芯片不夠,家電芯片也不夠,全世界都開始短缺,所以現在的危機,美國自己都感到了,它的消費者嘗到了苦頭。

另外,中國一定會生産出自己的産品,可能兩年,可能三年,可能五年,而且有沒有可能是超越你的新産品,是有自己特點的新産品。所以這個仗美國沒法打,打不下去。跟貿易戰一樣,技術戰也要失敗的,貿易戰已經徹底失敗了,技術戰、封鎖戰也打不下去。

金燦榮:我的理解是這樣,華爲肯定遭到嚴重損失,今年可能還湊合,明年後年可能就更困難,這是必須面對的,就是它原來盈利最大的一塊、占到56%消費者這一塊損失非常大。但是它還能活著,因爲它的備選方案是走新路。鴻蒙系統很好,這一塊如果能走出來,也是數千億的産值。我覺得華爲公司本身的生存應該問題不大,但這幾年肯定是活得不好。華爲的優點還是在保持研發,這是很牛的,舍得花錢,所以現在還是有優勢。它今年開始收專利費了,以前不收的,專利費大概全部收的話,一年也有100多億美元。這一塊它會繼續投入,國家也會幫它,最後的命運跟阿爾斯通是不一樣的,何況本身公司的素質應該比阿爾斯通還好一點。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