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王越   发布时间:2021-11-03   浏览次数:


視頻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vU4y1F7Q7?share_source=copy_web


上次我談到了鄧小平的一些長線思考,談到了鄧小平1984年會見榮毅仁請來的外國客人,大多是西方的工商界認識,上次講了那次會見的開場白,今天繼續往下講。

  

鄧小平隨即就開始主動介紹中國的改革開放。他是分成兩個部分,先談改革,再談開放。


改革從農村到城市


關于改革,他講,我們的改革是先從農村開始的,爲什麽?

  

“因爲中國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在農村”。

  

他接著說,“中國社會是不是安定,中國經濟能不能發展,首先要看農村能不能發展,農民生活是不是好起來。”

  

回頭看中國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從農村改革起步非常重要,聯産承包責任制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大多數農民的溫飽問題很快得到解決,開始有了一點余錢,這就爲城市的輕工業提供了市場。

  

同時,農民開始把余力投入發展鄉鎮企業,中國農村很多地方,在過去的人民公社時期就有社辦企業,這些都是基礎,現在有了一定的市場機制,幾年之內中國的鄉鎮企業就星羅棋布,擴展到整個中國農村。

  

鄧小平接著說,農村改革的成功,增加了我們的信心,對我們確定本世界之前經濟總量翻兩番的目標是一個鼓勵。

  

他說,我們現在開始了城市改革的試驗。

  

農村改革這一套不能完全搬到城市,因爲城市比農村複雜得多,它包括工業、商業、服務業,還包括科學、教育、文化等領域。

  

鄧小平說,“我們也意識到,由于城市改革的複雜性,可能會出些差錯。但這影響不了大局,我們是走一步看一步,有不妥當的地方,改過來就是了。

  

總之,遵循一個原則,就是實事求是。我們相信,城市改革也會成功。

  

請大家注意,這種中國模式成功的一個關鍵,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在關于中國模式的學術討論中,這又稱爲“漸進主義”或者“漸進改革”。一個重要原因是對于中國這麽一個超大型、超複雜的國家來說,沒有其他國家的現成經驗可以照搬,中國的改革路徑只能自己探索。

  

如果盲目施策,萬一出問題容易産生連鎖反應。

  

漸進改革成爲中國進步的一個重要特點,當然這是從戰略角度來談的,我們改革是先從農村開始,當時的農業經濟結構相對簡單,起點比較低,不大會牽一發動全身,而城市經濟要複雜的多。

  

開放的起點是在深圳等地建立了四個經濟特區,在特區裏進行大膽的試驗,對的就推廣,錯的就停止。

  

後來蘇聯領導人在蘇聯推動計劃經濟的“休克療法”,而不是漸進改革,結果是災難性的。

  

但在80年代,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改革究竟是漸進主義的漸進改革好,還是激進主義的休克療法好,当时党内党外都很有争论,但对于邓小平,他脑子非常清楚,中国只能走漸進改革之路。

  

实践证明,他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当然,漸進改革并不意味着慢,在宏观上我们是渐进的,先有农村改革,再有城市改革,先有特区试验,再扩展到各个领域各个地区,但是在中观和微观上,中国模式的特点是一旦做出决定,方方面面马上就行动起来了,就像中央一做出特区建设的决定,深圳、珠海等地立即就行动起来了,展现了中国模式下的政治执行能力。


開放不是單方面的


鄧小平那天言簡意赅地介紹了中國的開放政策。

  

他說,“我們在制定對內經濟搞活這個方針的同時,還提出對外經濟開放。總結曆史經驗,中國長期處于停滯和落後狀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閉關自守。

  

經驗證明,關起門來搞建設是不能成功的,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

  

當然,像中國這樣大的國家搞建設,不靠自己不行,主要靠自己,這叫做自力更生。但是,在堅持自力更生的基礎上,還需要對外開放,吸收外國的資金和技術來幫助我們發展。”

  

鄧小平又從西方國家的利益出發解釋說,“這種幫助不是單方面的。中國取得了國際的特別是發達國家的資金和技術,中國對國際的經濟也會做出較多的貢獻。幾年來中國對外貿易的發展,就是一個證明。所以我們說,幫助是相互的,貢獻也是相互的。我們希望所有的外國企業家、專家進一步認識到,幫助中國的發展,對世界有利。

  

現在中國對外貿易額占世界貿易額的比例很小。如果我們能夠實現翻兩番,對外貿易額就會增加許多,中國同外國的經濟關系就發展起來了,市場也發展了。所以,從世界的角度來看,中國的發展對世界和平和世界經濟的發展有利。”

  

回頭看,鄧小平的論述也可以說是從三個維度介紹了中國的對外開放政策:一是曆史的視角,他認爲曆史上的閉關自守導致中國的落後,中國現代化事業離開不了世界;二是政治視角,對外開放要有主心骨,它是在中國自力更生基礎上的開放,開放的中國不會失去自我;三是世界的視角,中國開放對西方國家,對整個世界都是有好處。

  

鄧最後說,“我們希望國際工商界人士,從世界角度來考慮同中國的合作。這幾年的合作是不錯的,需要的是發展這種合作。”

  

他還當著榮毅仁的面肯定了中信公司正在做的工作:“爲了便于廣泛接觸,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可以作爲中國實行對外開放的一個窗口。”

  

鄧小平知道不少西方人士對于中國的開放政策還存存有疑慮,畢竟中國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推動對外開放政策。

  

鄧寬慰大家說:“請大家相信,中國在處理對外經濟合作的一些細節問題上,不是小手小腳的。我們現在有些法律規定還不完備,因爲沒有經驗,以後會逐漸完備的。有的朋友擔心風險太大,合作中如有風險,我們共同承擔。還有的提出企業的合作期限問題,如果技術確實先進,可以適當延長。總之,爲了發展中外的經濟合作,中國要創造條件,發達國家的經濟界也要創造條件,首先的一條就是不要怕冒風險,不必擔心我們的政策會變,膽子放大一些,合作的步子更快一些。曆史最終會證明,幫助了我們的人,得到的利益不會小于他們對我們的幫助。至于政治上戰略上的意義就更大了”。

  

中國過去數十年的經驗也證明了鄧小平的判斷,來中國投資早的,也是受益最多的。同樣,中國也通過改革開放而迅速崛起。

  

那天下午三點,國務院總理也會見了與會的代表。他講了一個開場白,就讓大家提問。

 

我記得很清楚,外國學者反複地問總理中國的城市改革是不是意味著中國要放棄計劃經濟,擁抱市場經濟。

  

總理說,“我們今後還是計劃經濟,不是市場經濟,但和我們過去的計劃不一樣,和東歐的也不一樣。今後的中國經濟將是按照價值規律,這也可以翻譯成基于市場機制的計劃經濟。”

  

他的這番論述可以說反映了當時中國高層對經濟改革總體方向的認識,即比較明確的市場導向,但公開支持市場經濟在我們內部還有很大的爭議,這個問題直到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才徹底解決。

  


鄧小平這次會見後十來天,中共就召開了十二屆三中全會並通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決定的全名是《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

  

這個決定明確提出了“社會主義商品經濟”和“有計劃的商品經濟”。

  

鄧小平後來多次不同場合高度評價這個決議,認爲它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相結合的政治經濟學。這個經濟體制改革的文件好,就是解釋了什麽是社會主義,有些是我們老祖宗沒有說過的話,有些新話。我看講清楚了。過去我們不可能寫出這樣的文件,沒有前幾年的實踐不可能寫出這樣的文件。寫出來,也很不容易通過,會被看作“異端”。我們用自己的實踐回答了新情況下出現的一些新問題。”

  

這裏的關鍵點是,有些是我們老祖宗沒有說過的話,這些新話,新的表述,源于改革開放這幾年克服該種挑戰的實踐,這就是實事求是精神,是中國克敵制勝,實現全方位崛起的真正法寶。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