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吳夢琦   发布时间:2021-10-25   浏览次数:


視頻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6q4y1d7sT?from=search&seid=14583348128757208561&spm_id_from=333.337.0.0


我自己對中國道路和中國模式的研究興趣,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80年中期從事領導人翻譯這段特殊的經曆。


當時中國領導人會見外賓的談話大都圍繞改革開放展開。

我記得198410月上旬,當時有一場可能是國內規格最高的一場中外經濟合作國際研討會,它也開了一個在中國召開大型國際會議的先例。

研討會的正式名稱是《中國與外國經濟合作問題討論會》,會議發起單位是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簡稱中信,這是當年鄧小平親自批准成立的,由前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于1979104日創辦,來自10多個國家的近五十位企業界、學術界和資深官員與會。


大家知道,當時我們要發展經濟,一個直接挑戰是口袋裏沒錢,特別是沒有外彙,我們提出開放政策很大程度上是被逼出來的,窮則思變呀。

鄧小平想到了榮毅仁。


榮毅仁從青年時代起,抱著實業救國的理想,進入家族企業勤奮工作,解放後沒有離開大陸,把企業和資産都留在新成立的人民共和國。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他捐獻七架半飛機和大量衣物。


他被周恩來稱爲“紅色資本家”。

陳毅元帥贊揚他“既愛國又有本領,堪當重任”。

他後來還當選爲上海市副市長。“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受到沖擊,但經受住了考驗。 


改革開放伊始,鄧小平就想到了他,鄧小平同葉劍英、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震等交換過意見,想請榮毅仁出來,利用他的人脈和對市場經濟的熟悉,推動中國對外經濟合作,吸引外資。


葉劍英說:“榮毅仁這個優勢,別人替代不了,共産黨員替代不了,由他出面吸引外資比較好。”


1979117日,鄧小平邀請了五位工商界大佬,他們是榮毅仁、胡厥文、胡子昂、古耕虞、周叔五,一起到人民大會堂吃涮羊肉。

席間,鄧小平提了一個想法:可以利用你們的海外關系,鼓勵華僑、華裔,外資來中國辦企業,“可以利用外國的資金和技術,吸收外資可以采取補償貿易的辦法,也可以搞合營,先選擇資金周轉快的行業做起。”


鄧小平對榮毅仁提了一個要求:“希望你減少一些其他工作,(因爲榮毅仁當時還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多搞些對外開放和經濟工作。形式你自己考慮。你主持的單位,要規定一條:給你的任務,你認爲合理的就接受,不合理的就拒絕,由你全權負責處理。”

鄧小平說,你用經濟方式管理經濟,從商業角度考慮簽訂合同,“處理錯了也不怪你。” 63歲的榮毅仁表示他很願意做這件事,並提出“引進技術、外資問題,我感到利用資本主義資金,也應用資本主義去對付,不應像過去那樣拘謹。”


當時我們翻譯室,北方生活長大的翻譯聽不懂榮毅仁那口江浙普通話,有些榮毅仁的活動,就讓我去翻譯,我聽他的話沒任何問題。

那天的會議是通過同聲傳譯的方法進行的。大家知道,口譯一般分爲兩大類,一類叫連續翻譯,也叫即席翻譯,英文叫consecutiveinterpretation, 另一類叫同聲傳譯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連續翻譯是指講話人講完完了一段話之後,譯員把它翻譯出來。同聲傳譯不一樣,它是譯員與講話人幾乎同步的速度把他講的話翻譯出來。

同聲傳譯大都是會議同聲傳譯,它需要一定的設備。同聲傳譯的門檻比較高,對翻譯的要求反應速度、語言水平、知識水平要求極高,它還需要一定的設備才能進行。順便說一句,國內英漢同聲傳譯的第一本教材就是我寫的,質量還是相當不錯的,1999年出版的,應該是這個行業的奠基之作。


那場研討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


榮毅仁先生首先致開幕詞,古牧副總理做主旨演講,接下來是幾場分論壇,研討會的內容涉及了改革開放的方方面面,遠遠超出了中外經濟合作的範疇,因爲當時的外部世界對中國的了解太少了,外賓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期待中國最權威的聲音來回答。

最後是106日鄧小平抽出近1個半小時會見了與會的外方代表。鄧小平就大家關心的許多問題發表了重要見解。

鄧小平一上來就謙虛地說,“在經濟問題上,我是個外行,也講了一些話,都是從政治角度講的。比如說,中國的經濟開放政策,這是我提出來的,但是如何搞開放,一些細節,一些需要考慮的具體問題,我就懂得不多了。今天談這個問題,我也是從政治角度來談”。


然後他談了中國的戰略目標:到本世紀末翻兩番,也就是增加四倍,國民生産總值按人口平均達到八百美元,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也就是說我們的起點是人均GDP200美元。我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今天人均GDP已經超過了一萬美元。

因爲參加這次會見的外賓主要來自西方,鄧小平補充了一句:“這個目標對發達國家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雄心壯志,是一個宏偉的目標。更爲重要的是,在這個基礎上,再發展三十年到五十年,力爭接近世界發達國家的水平。實現我們的目標,不是很容易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感念最多的鄧小平的長線思考,他當時已經80高龄, 他谈的往往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见不到结果的中长期规划。像中国这样一个超大型国家,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