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吳夢琦   发布时间:2021-10-21   浏览次数:


視頻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u411Z7ba?from=search&seid=5233934862355282652&spm_id_from=333.337.0.0


最近美國狼狽撤出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握政權,使我回憶起兩年前阿富汗前總統卡爾紮伊和我共進晚餐時的一次挺有意思的聊天,也許對大家了解今天的阿富汗局勢有一些幫助。


那是2019121日,我在廣州參加從都國際論壇,從都國際論壇是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澳大利亞中國友好交流協會共同主辦的國際性會議,從20118月開始,與會的主要是各國前政要和有一定影響力專家、學者、知名人士。連續好幾年,與會外方嘉賓開完論壇後去北京,習近平主席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他們。


那天我記得是論壇的閉幕晚宴,大家都很輕松,主辦單位一位負責人告訴我,今天安排你和阿富汗前總統哈米德.卡爾紮伊坐在一起,一個原因是卡爾紮伊很想了解一些中國發展模式。我說好的。


其實今天包括阿富汗在內的伊斯蘭國家對中國模式大都很有興趣。


伊斯蘭國家大都經曆過兩種極端主義,一種是宗教原教旨主義,另一種是全盤西化,結果都很糟糕,所以越來越多的國家把眼光投向中國,投向中國模式。


我的好幾本著作,包括《中國震撼》《文明型國家》等已被翻譯成了阿拉伯文,總體反響相當不錯。


我也是全世界最早公开预测阿拉伯之春将变成阿拉伯之冬的学者,我创造了“阿拉伯之冬”这个概念,我的这个觀點被许多伊斯兰国家的媒体和学者引用。


那天晚上,我們聊了很多。


卡爾紮伊聽說我來自上海,馬上說上海是他最喜歡的中國城市,非常現代,有一種令人著迷的國際化氛圍。


關于中國發展模式,他問了我兩個問題,一個是中國模式能否容納中國技術革命帶來巨大活力,我說中國模式最大的特點之一是它要代表最先進的生産力,所以中國對于技術革命的態度比西方模式要更加開放。


中國模式的特點是,如果確定某一個新技術代表的是大趨勢,我們一般都是順勢而爲,然後在發展的過程中再來解決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他說他也注意到中國新技術的應用比西方國家更快,更廣泛。


另一個問題是中國幹部選拔制度的曆史淵源,我給他簡單介紹了中國古代的察舉制度和科舉制度,以及他們對今天中國幹部制度的影響。


我個人認爲隨著塔利班在阿富汗執政,阿富汗將有更多的有識之士把目光投向中國模式。


隨後我們就開始聊阿富汗和卡爾紮伊個人的傳奇經曆。


他出身政治世家,祖父曾經是查希爾王朝的國家顧問,查希爾王朝時期,也就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阿富汗比較西化的時期,他的父親曾任查希爾政權時期的國民議會主席,並且還是阿富汗最大的普什圖族下面一個分支,叫做伯帕紮伊部落的領袖。


卡爾紮伊從1982年開始參加反抗蘇聯入侵的武裝鬥爭。蘇聯撤軍後,他一度擔任過阿富汗的外交部副部長。


卡爾紮伊家族與前國王查希爾是好朋友,在抵抗蘇聯入侵過程中,他本人也曾參加過塔利班。


1999年,他的父親被塔利班暗殺,他因此加入了反塔利班的活動。


2001年 “9?11”事件後,他秘密返回阿富汗,在阿南部坎大哈省集結反塔利班武裝。


美國2001年入侵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卡尔扎伊在西方拥有广泛人脉,他在阿富汗内部也属于比较温和,多数派别也能够接受的知名人士,最终他被美國认为是比较合适的新政府的首脑。


那天的談話有幾點給我印象深刻,一是關于塔利班。


他非常明確地說,他個人與塔利班的關系時好時壞,他認爲塔利班不是恐怖主義組織,他們不向外輸出伊斯蘭,他們完全致力于阿富汗國內的鬥爭。


他們不是瓦哈比”,他很肯定地跟我說。


大家知道瓦哈比教派是伊斯蘭教中的極端主義教派,主要源于沙特阿拉伯,他們與許多極端主義恐怖主義活動聯系在一起,這個教派傳入中國新疆後也催生了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


卡尔扎伊认为美國人很混乱,一会儿把基地组织看做是恐怖主义,一会儿把塔利班看成是恐怖主义组织,表明美國对阿富汗的内部情况的了解很漫不经心,一切都是围绕美國自己的利益。


他对一些媒体过去把它称作美國的傀儡耿耿于怀,但他毕竟是美國占领阿富汗后的第一任和第二任总统。


他对我说,我不是美國的傀儡,现在的加尼是美國的傀儡。


他说与美國合作是因为塔利班政权的所作所为损害了阿富汗人民的利益,但后来他与美國的分歧越来越大,一个最大的分歧是他认为美國以反恐的名义杀死了太多的阿富汗平民百姓,这不是简单“误伤”这个词汇可以搪塞过去的,他说美國军人不懂得尊重生命,他多次呼吁美國从阿富汗撤军,这些都惹怒了美國人。


他对我说,他的政府还率先承认了克里米亚的独立,这些都激怒了美國人。


第三,他希望中國能積極參與推動阿富汗的和平進程,他估計中國政府有點擔心繞過加尼政府與塔利班對話不一定合適。


他说,中国直接参与阿富汗和平进程,符合阿富汗的利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但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他认为加尼政府完全是美國的傀儡,中国不要太在乎现在的加尼政府说什么。


他说,美國的目的就是希望阿富汗永远处于混乱状态,这样的话,美國可以永远保持在阿富汗的存在,目标是针对中国。


他说,当时为了反对苏联,美國在苏联周围创造一个“危机圈”,今天对中国美國也在这样做,也就是希望打造一个遏制中国的“危机圈”。


他说,印度是利用阿富汗是未来反对巴基斯坦,美國则是利用阿富汗来反对中国,最近美國搞新疆,搞香港,搞缅甸都反映了这种构建“危机圈”的企图。


不過他說,中國是一個全球大國,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來應對這種挑戰。


今天回想起來,他兩年前講的這番話還是很有見地的。


我們還聊了其它一些話題,他主動和我談起了死亡,他說它多次與死亡擦肩而過,恐怖主義者一直想暗殺我,但真主保佑,一次都沒有成功。


他說,“生死不是我自己決定的,生死是真主掌握的,我從不浪費時間考慮這個問題,人總是會死的,所以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事情,那一刻自然會到來,或許是一顆子彈,或是從樓梯上摔下來,或是生病死在床上,我一點都不被死亡困擾,我繼續執行我的任務,生死問題就完全交給真主了。”


我們還談到美食,他說他特別喜歡吃米飯,阿富汗人的主食是馕和米飯,他說阿富汗的米飯有20多種做法。


他喜歡阿富汗的米,也喜歡中國的米,他說他在中國吃的最好的一次米飯是在中國九寨溝吃過的米飯。


我自己沒去過九寨溝,後來我問了一個熟悉九寨溝美食的朋友,他說卡爾紮伊吃的可能是當地藏族同胞的蕨麻米飯,蕨麻,又稱人參果。


蕨麻米飯就是將煮熟的大米和人參果同盛于一個碗內,澆上酥油汁,加一點白糖,噴噴香,油而不膩,確實是當地的美食之一。


不管怎樣,卡爾紮伊和你聊天能聊到九寨溝米飯,也說明他對中國的了解遠比一般人要深入很多。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