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快三
發布人: 王鑫潔   发布时间:2019-11-15   浏览次数:


中國共産黨領導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發展至今所形成的思想理論成果,可以用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來概括,包括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縱觀中國共産黨成立近百年特別是新中國建立近70年的曆史,不難發現,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發展所取得的重大成就,與中國共産黨重視思想建設和理論建構,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做到指導思想上的一脈相承和與時俱進,是密不可分的。每到關鍵的曆史時刻,中國共産黨都重視“務虛”,及時進行“整風”,舉辦各種理論務虛會、研討會,澄清思想上理論上的重大問題,凝聚黨內思想共識;用統一的理論指導實踐,再用實踐檢驗理論並不斷豐富和完善理論,進而用發展了的理論指導實踐,二者相互促進、相互提升,形成良性循環。與世界各國的政黨及其領導人相比,中國共産黨及其領袖的理論素養、理論抱負和理論創新意識都是出類拔萃的。新中國建立70年的偉大成就,是在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而不是其他任何主義的指導下取得的。


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爲什麽“行”?簡單說來,就是它能夠符合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發展的內在需要。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其一,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形成了一套系统的关于人类历史、人类社会发展、中国所处社会阶段和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宏大叙事,这一理论是一套有效的启蒙叙事,它极大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主体意识。早在1919年五四运动后不久,毛泽东就在《湘江评论》上对民众呼吁:“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以后中国共产党也是运用这一思路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启蒙,不断宣传群众、教育群众、组织群众,激发广大群众的首创精神和实践热情,积极投身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事业。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经典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的觀點与中国传统的“民为邦本”思想实现了较好融合,既摆脱了历史上以帝王将相为核心的精英主义,又避免了在人民大众后面亦步亦趋的民粹主义,形成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理论。这种理论阐述了人民在社会历史过程中的革命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提出了群众路线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在实践中产生了巨大的威力。


其二,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解決了革命建國和國家建設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問題。晚清以後,中國面對西方和西方化列強的步步緊逼,傳統的大一統帝國已無法維持,國家和社會四分五裂,一盤散沙,任人宰割,而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後,建設現代國家實踐的破産,說明資産階級共和國的方案也行不通,而中國共産黨提出的經由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新中國,並在此基礎上實現從新民主主義革命向社會主義過渡,建成人民民主專政的、中央集權的、統一的多民族的社會主義國家。這種國家理論以馬克思主義的政黨-國家(人民-國家)爲基礎,同時又吸納了中國傳統的天下-國家(文明-國家)和西方現代民族-國家的很多有益元素,在強調國家是階級統治的工具的同時,也重視國家的整合、治理以及人民的情感歸屬功能。以這種國家理論爲指導,中國總體上完成了現代國家建設,實現了除台灣以外的中國大陸的完全統一。儒家和自由主義都曾經碰壁的中國現代國家建設之路,在中國馬克思主義這兒走通了。


中国共产党革命建国和建设现代国家的成功,其意义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因为只有建立起统一、独立、自主的现代国家,中国人民才能摆脱对国外势力的“依附”状态,真正实现 “站起来”,才能展开持续的国家建设,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并进行有效的投资和积累,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实现在全国范围内的资源开发、整合和人员流动,才能保证并逐步扩大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


其三,在经济层面,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较好处理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问题。中国既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同时又要吸收和利用资本主义的一切文明成果,走出一条有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道路,用孙中山的话来说,就是“以世界之资本主义成就中国之社会主义”,这一觀點可以说是中国近代以来绝大多数政党和知识分子的共识。但是,只有中国共产党在实践上成功了,因为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指导中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价值观的大框架下发展市场经济,积极参与、融入全球经济运作,并在此过程中建立起了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的关系。目前,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既没有加入“发达国家俱乐部”,也没有沦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外围”或“边缘”国家,而是成为独立的一极,并开始引领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出现这种让很多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局面,恰恰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人打破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政府与市场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既克服了传统社会主义模式的很多弊端,又避免了被市场牵着鼻子走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经济思想上的突破。


其四,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特别重视科学技术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革命性作用,把科学技术看作是实现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决定性力量。“科学”(“赛先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帜,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孕育的中国共产党更高地举起了这面旗帜,强调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并对人民进行科学教育和科学精神的启蒙。新中国建立后,国家制定了科学技术发展的规划,建立了很多新的理工科大学和科研机构。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邓小平则更进一步,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改革开放后,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成为“四化”之一,科教兴国成为国家的基本国策,国家抓住科技发展这个“牛鼻子”,加大了在科技事业上的投入,成立了科委、科协、中国工程院等机构,颁布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定期召开科学技术奖励大会,表彰在国家科技发展事业中做出重大贡献的科技专家,推动科技发展与经济发展、产业升级、社会发展实现深度融合。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技术观,既不同于中国传统儒家重“道”轻“器”、视很多技术应用为“奇技淫巧”的思维倾向,又不同于西方自由主义从个人主义角度理解科技发明创造、一味强调科技与资本、私有产权相结合的狭隘觀點,为中国科技发展注入了不竭动力。目前,中国科技研发已进入收获期,科技发展的强劲势头及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已经引起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关注和戒备,中国在短短几十年内的科技发展,跨越了西方几百年间的科技发展历程。


其五,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在文化上推動了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較好結合,既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普遍主義維度,又實現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傳承和創新性發展。馬克思主義居高臨下地看待西方文明乃至整個人類文明,爲中國應對西方並超越西方提供了強有力的思想武器。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中,馬克思主義激活了中國傳統中的很多元素,如儒家的天下爲公,墨家的兼愛尚同,道家的順應自然,法家的依法治國,佛教的衆生平等。馬克思主義與中國並不矛盾,經過馬克思主義的洗禮,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優秀維度得到了更好的弘揚,中國特性得到了更好的維護。與此相反,退守台灣的蔣介石國民黨集團曾經以捍衛中華文化爲己任,禮義廉恥、忠孝仁愛不離口,期間還搞過中華文化複興運動。可這些都經不住民進黨“去中國化”的沖擊,目前很多台灣人都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了,中國國民黨連“中國”二字都不敢大聲講,民進黨政府全盤擁抱“普世價值”,拒斥中華文化,胡說什麽台灣是“太平洋島嶼文化圈”的一部分,已經到了數典忘祖的地步。由此可見,沒有經曆過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文化淬煉,所謂中華文化傳統也是不牢靠的,“中華文化在台灣”更是一個笑談。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才是中華民族紮根中國並自信面向世界的有效理論。


目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進入了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還要進一步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還要和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和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和中國改變世界的偉大實踐實現更廣泛、更深入的結合。有一點必須強調的是,千萬不能把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說成只是中國的東西,不能總是強調我們和人家不一樣,我們是唯一的、獨特的,不能把中國共産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變成孤家寡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具有普遍主義維度,中華民族要爲世界上很多問題的解決提供中國思想、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的命運與世界的命運已經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中華文明世界化,即讓中華文明産生世界性影響,是相輔相成、不可分割的。因此,在新時代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切不可固步自封、作繭自縛。



本文原載于《上海思想界》2019年8、9期合刊


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版權所有|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220號(光華樓東主樓)